对话“被学生道别唱哭”高三班主任:送完学生,我又原路返回

对话“被学生道别唱哭”高三班主任:送完学生,我又原路返回

7月1日,一段“高三学生在教室齐唱《再见》唱哭班主任”的视频引发关注。视频中的学生即将退校回家,为高考做准备。离校前,学生们在关上电灯的教室唱起《再见》,送别班主任,哽咽的歌声让老师也忍不住落泪。

前述老师系吉林松原宁江区实验中学高三班主任王钰。三年来,他已在某短视频平台上发布了300多条短视频,记录学生高中生活。

“这三年我对他们投入的感情也是特别多,很不舍。”7月1日,王钰接受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采访时表示,自己事先对学生合唱《再见》并不知情,听歌时“往事浮现”,觉得感动,因此落泪。

对王钰而言,职业生涯中会有很多个“三年”:高考是一个“站点”,学生会继续向前,而作为班主任,“到站就下车了”,原路返回再送另一拨学生。考试在即,王钰希望学生们都能够正常发挥,考入理想学府,往后选择一个最喜欢的专业,从事一份喜欢的行业,“这就可以了”。

高三学生合唱《再见》送别班主任

澎湃新闻:学生给你唱歌那天,是什么样的情况?

王钰:那是在6月29日的晚自习,是高三学生退校的前一天。白天我给他们发了毕业礼物,在此之前我向他们征集想要的毕业礼物,筹备了将近一个月时间。那天晚自习下课后学生就找我写一些寄语、签个名字,写完之后我起身要上讲台。在我回身的时候,我们班学生就把灯关了,音乐就放出来了。旁边的学生拿我的手机录的视频,我当时挺惊讶,也非常惊喜。

澎湃新闻:学生们这个创意是怎么来的?

王钰:我知道我们班同学想在毕业的时候给我唱一首歌。在去年教师节,他们也给我改编了一首歌,就是筷子兄弟的《父亲》。学生把歌词改了,给我唱了一遍,他们想毕业的时候再给我唱最后一首歌。唱《再见》我事先不知情,是学生们商量好的,也是想给我一个惊喜。

澎湃新闻:你在讲台上听学生唱歌时想到了什么?

王钰:刚开始唱的时候,我已经转过身去面对着黑板,其实那个时候已经哭了。后来才慢慢转过来,当时就想到这三年我跟他们一些点点滴滴的事,各种画面都浮现出来了。听他们唱着,我当时的状态很伤感。

澎湃新闻:唱歌结束后,你给学生们讲了些什么?

王钰:跟他们最后强调了一下,也是我在这三年一直教给他们的一些东西,首先第一,无论到任何时候要先做人再做事,把人做好然后再去做事。第二个是要学会阳光,要积极向上地面对生活,要有自信。第三点说的是要脚踏实地,不要急于求成。最后又加了一点,是最主要的也是我最想说的,无论任何时候遇到困难,你要想到为师在这里等你,你可以跟老师倾诉,如果老师能帮你的地方,老师会尽量去帮。

“短视频是我送给他们的毕业礼物”

澎湃新闻:网友对这个视频的评价,看了吗?有什么想法?

王钰:我大概看了一下评论区,很多人关注我好久了,我对学生的感情、我与学生的相处情况他们是了解的。有很多人看视频回忆起了自己当年的学生时代,还有一部分关注我的朋友说,终于等到你哭的这一天(笑)。

澎湃新闻:高一到现在,一共给学生们拍了多少条短视频?

王钰:我发在抖音和快手上的有三百多条,有些没有上传的我都存在网盘里面。我跟他们说过,这是我送给他们的毕业礼物。

澎湃新闻:除了记录学生的高中生活,拍短视频对你的工作和生活有什么意义?

王钰:主要是很多家长对我认可了,也让大家知道了有很多正能量的东西,不然有些人会对这个行业产生一些误解。对我个人来讲有一些变化,在街上遇到一些学生或者家长认识我,就会跟我打招呼,感觉对我跟孩子们的相处方式是比较认可的。

澎湃新闻:你认为与学生们相处,最关键的是什么?

王钰:我觉得就是从内心出发。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家庭的希望,而且是家庭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

最起码我作为一个老师来讲,应该尽到对他们的关爱。孩子感受到了,当然会尊重你,会配合你的教育。很多学生调皮,因为处在青春期,肯定有些叛逆。在我帮他们度过这段时期时,是发自内心地、真诚地去沟通。经过这三年的成长,学生们会明白这些道理。

送完学生高中最后一程,而自己将“原路返回”

澎湃新闻:高考马上就到了,对学生们有什么期望?

王钰:我希望他们都能够正常发挥、金榜题名,考入理想的学府,往后选择一个最喜欢的专业,然后将来从事一份自己喜欢的行业,能够开心地、积极向上地去工作,这就可以了。

澎湃新闻:你在什么时候意识到要和这群相伴三年的学生分别?

王钰:之前是有心理准备的,但是我们在学校都一直在正常上课。即使到退校前一天,我也没真正感觉到他们要离开了,好像我们不会散场的感觉。后来他们唱这一首歌的时候,突然间反应过来确实是真的,这三年就要结束了。这三年我对他们投入的感情也是特别多,很不舍。

澎湃新闻:在你自己发到网上的短视频里,写了一句“最后一程,我将原路返回”,怎么理解?

王钰:因为我们带的学生都是每三年一个轮回。我的职业生涯当中可能会有十个“三年”或者十五个“三年”,但是对于我的学生来讲,这是他们人生中仅有的三年。所以我会竭尽全力地给他们学生时代应该有的一些配套的回忆,记录他们应该学到的东西。我尽量地以这种行为去感染他们,希望在他们毕业时能有所感悟。相当于这三年我送了他们一程,到站就下车了,然后我会原路返回,继续走我的下一段路程。